概要

京都位于日本列岛中心的关西地区,城区四面环山,面积约为610平方公里,人口为150万人,2017年接待外国游客数量为2869万人次,其中来自中国的游客量为735.5万人次。 京都具有浓郁的日本风情,是日本人心灵的故乡,被称为“真正的日本”。

距离大阪市中心45公里,乘坐轻轨28分钟车程,驾车1小时车程。距离大阪国际机场(关西国际机场):90公里,乘坐准动车75分钟车程,驾车2小时车程。距离东京:550公里,新干线2.5小时车程。

京都是日本纺织物、陶瓷器、漆器、染织物等传统工艺品的产地。同时,她又是日本花道、茶道的繁盛之地。

公元794年平安京城始建于京都,历经大政奉远直至1868年迁都到东京为止的1000多年间,京都一直是日本的首都。自建城以来,京都就作为日本的经济、文化中心,她的市民们继承了其优雅的传统。日本纪略中提到桓武天皇留下的评语:“山川景致之地,四方人民聚集,交通水路便利”。京都有数百间有名的神社、神阁和古寺名刹,拥有日本二成以上的国宝,一千二百年的历史培育起来的古都让人感受到无穷的魅力。

京都又是一座“中国化”极深的城市,平安京(古代京都的称谓)营建时,正是遣唐使活动的高潮,整个城市的格局设计模仿了中国隋唐时代的长安和洛阳,整个建筑群呈长方形排列,以贯通南北的朱雀路为轴,分为东西二京,东京仿照洛阳,西京模仿长安城,中间为皇宫。宫城之外为皇城,皇城之外为都城。城内街道呈棋盘形,东西、南北纵横有秩,布局整齐划一,明确划分皇宫、官府、居民区和商业区。

真正的日本-历史京都

京都古称平安京,相传是桓武天皇观山河吞吐之势确立的建都之地,自公元794年始至1868年迁都东京的一千多年里一直是日本的政治文化中心。

这一块“风水宝地”历经千年,经历过繁荣、萧条、和平、战乱而历久弥新,传统文化在和平时代昌荣,在战争年代蛰伏,却始终未断了传承。走在京都街头,也许一个不起眼的转角,就有着宏大的历史背景。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坂本龙马,这些原本只在游戏和影视作品中出现的名字,就是在京都编写出他们的传奇故事,而京都人也从未忘记将这些记忆一代一代地流传下去。

真正的日本-文化京都

京都是日本文学的发源地,日本历史上首部长篇小说《源氏物语》的故事舞台就在京都。除此之外,京都也是《枕草子》等众多日本古典文学作品和以《罗生门》为代表的现代日本文学的舞台,现代日本最著名的作家之一村上春树出生在京都,他的代表作之一《挪威的森林》的故事背景也设定在京都,可见一座城市对作家的浸润之深。

京都是日本传统艺术的中心城市。在平安时代,随着国风文化的发达,日本开始有了独自的绘画艺术,而京都成为日本画的一大创作中心,京都本身也是众多日本画的素材。时至近代,京都又是日本最早的美术学校京都府画学校的创办地。表演艺术方面,日本传统表演艺术的代表—歌舞伎就是发祥于京都。南座是京都最早的歌舞伎剧场,现在仍是日本最重要的歌舞伎表演场地之一。除了歌舞伎之外,京都也有能、文乐等日本传统艺术的剧场。在平安时代,遣唐使将茶道自中国带到日本,京都遂成为日本茶道的中心。京都也是花道的发祥地,以池坊派为代表的众多花道流派的起源地都是京都。

京都还有着非常集中的教育资源,被称为西日本的“学都”。京都大学作为日本排名第二的高等学府,就坐落在鸭川东侧,而鸭川的西侧,则是关西四大私立名校之首的同志社大学。盆地得天独厚的与世隔绝的姿态和京都千年来积累的丰厚的文化底蕴给了这座城市最适宜文化学习的氛围。京都同时也是关西地区的科技企业中心,京瓷、任天堂、欧姆龙岛津等以科技为核心的企业都发源于京都。企业与高校互动频繁,学生参观企业成为求学生涯中不可缺少的实践活动。

真正的日本-好客京都

丰富的历史文化资源和谦恭淡雅的京都人吸引着来自日本其他地区和全世界的游客,京都因此成为日本乃至全球最受欢迎的旅游地之一。2017年京都游客量5522万人次,连续三年超过5000万人次大关,其中1415万人次选择在京都住宿(318万人次来自海外)。与日本其他旅游胜地(如冲绳、北海道等)相比,京都的优势更在于全年皆有盛景。京都府观光综合调查数据显示,京都游客全年分布十分平均,最低月份也在400万人次左右,不存在所谓的淡季;该调查数据同时指出来京都5次以上的游客占到全部游客的80%以上,其中61%甚至来过10次以上,京都的旅游吸引力可见一斑。

真正的日本-稀缺京都

东京可以在几十年间建成,而京都却是浸润了千年的古都,再也无法复制。为维护古都景观,给游客提供最佳的旅游体验,京都有着日本最为严格的景观规制法律。市中心大部分地区都被指定为美观地区;大多数观光景点的附近则被指定为风致地区或历史风土特别保存地区;而在东寺、清水寺境内等有知名眺望点的地区,则制定了关于眺望景观的限制计划,对附近建筑物的高度进行进一步限制(31米以下)。在美观地区新建建筑时,建筑物的外观均需要经过审查后才能修建。京都市对户外广告也有严格的规定,市区内禁止悬挂闪烁式霓虹灯广告,并且对广告牌的大小和颜色进行限制。因此京都市内部分店铺的广告牌采用与日本其他地区不同的颜色,例如京都市内部分麦当劳的看板颜色并非红色而是棕色,而宇治平等院附近的星巴克也充分融入了枯山水等传统日本元素。

严格的古都保护法一方面维持了最原汁原味的京都风情,令各地游客流连忘返;另一方面,由于酒店建设审批程序相对困难,京都游客接待的难度也有所增加,很多时候游客心仪的住所一房难求。而传统的京町屋更是供应稀少,是不可再生资源;从市场角度考虑,京都市内的旅游房产名副其实都属于稀缺资源。